耽美小说

繁体版 简体版
耽美小说 > 极品女将军与睿智三王爷 > 第157章 善恶终有报(大结局)

第157章 善恶终有报(大结局)

小于子从来就没有觉得自己幸运过,遇到蔚七七的问题,总是倒霉透顶,没有想到那个女人死了,还摆了他一道,居然弄了个空棺木,现在真是说不清道不明了,她死的时候,可是所有人亲眼所见埃

“空……空,空的,皇上,小于子哪里敢拿已故的人开玩笑啊,里面陪葬的东西都在,根本就没有什么尸骨,你让奴才怎么迁入皇陵啊1

皇上捏着额头,看着小于子,疑惑的问“你说,是朕疯了吗?还是死了的刘仲天疯了?”

“谁也没有疯,是小奴才我要疯了,真搞不明白,怎么人就没有了呢?”小于子越想越害怕,人死了,却不见了,难道变成了冤魂……他感到后背一阵的凉风啊,短命的蔚七七,当初逼死你的可不是小于子啊,冤有头,债有主,不能来找他这个无辜奴才的麻烦埃

“宣张御医1

小于子很奇怪,皇上找御医做什么,不过他哪里敢问了,只要不为难自己就可以了,没有一会儿张御医就被叫来了。

张御医叩见了皇上,规规矩矩的站在了一边,等待皇上的吩咐,难道是宫里的什么人生病了?既然是生病,为什么叫他来养心殿呢?

“张御医!朕来问你,有没有一种药可以让人看起来和死了一般,其实是假死呢?”皇上突然发问了,他在怀疑,刘仲天没有必要移花接木,只能是一个铁铮铮的事实,蔚七七根本就没有死,有人愚弄了他。

张御医想了一下“有,不过那不是宫内的药物,传说是大汉周边的少数民族部落的奇药,很少见到,臣也是听闻而已,好像与蛊术有关。”

皇上紧紧的握住了拳头“这么说,朕又被蔚七七耍了,是谁帮助了她,难道是刘中天吗?如果这个狡猾的三王爷还在,朕一定要好好的修理他,可惜他已经死了多年了……”

大汉天子挥了一下手,御医明白了皇上的意思,悄悄的退了下去。

小于子似乎想明白了,怪不得棺木里是空的,原来金蝉脱壳了……可是蔚七七哪里去了呢,三王爷当时也大病了一场,好像不是互相串通的碍…

“三王爷已经不在了,现在是不是要找到蔚七七啊1

“哼1皇上甩了下衣袖“那是当然,如果刘仲天在这个世上,还有人照顾她,现在就她一个人流落在外,不管她人在哪里,朕都要将她带回来。”

小于子真的有点感动了,大汉天子对那个蔚七七的情义真是深厚啊,可惜那个女人怎么能用假死来欺骗皇上,伤皇上的心呢,不过若是这次找到了,没有了情敌三王爷,似乎也能有个转机,希望皇上能如愿以偿埃

“传朕的口谕,各地官兵携带蔚七七的画像,秘密搜查,且不可大张旗鼓,朕有的是时间,哪怕找到朕死,朕也要找到她1

皇上眼睛炯炯有神,只要蔚七七还活着,他就一定不惜任何代价找到她,可能这样才能告慰刘仲天的在天之灵,可是,真的是为了刘仲天吗?皇上更多的却是为了自己的私心,一个一直让他遗憾的心愿。

大汉疆土上,一项秘密的搜捕活动开始了,让大汉子民没有任何的察觉,似乎就和人口普查一样简单。

根本没有蔚七七的踪影,搜查活动已经秘密的展开了半年了,大汉天子一无所获,他有些失去信心了,难道蔚七七真的死了,可能刘仲天将尸身掩藏了,就是怕有一天大汉天子真的将蔚七七迁入皇陵?

少数民族聚居地,皇上捏着额头,没有可能,继续搜查,她一定活着,刘仲天氏族安葬的地方,没有理由将蔚七七挪走。

在大汉的天下,除非这个人真的死了,否则想找出来,只是大汉天子一句话的事情,他坚持不懈的寻找蔚七七,一年后,果然有了眉目,小于子乐颠颠的跑进了养心殿。

“皇上,皇上,好消息……”

“好消息?”皇上皱起了眉头,对于皇上来说,除了百姓安居乐业,边境没有战事,还能有什么好消息呢?

小于子凑到了皇上的面前“有人在西域发现了一个女子,和蔚七七十分相像,也叫七七,不过……”

“不过什么?”皇上惊喜万分,拉过了小于子,怎么这个不过听起来,很不舒服呢?

“那个女人有两个孩子,好象在西域结婚了,生活过得也很富足1

“结婚?不管怎样,小于子,朕要亲自去趟西域1皇上坚定的说,这次绝对不能再派这些饭桶去了,每次都让皇上肠子悔青了。

小于子二话也没敢说,现在的大汉天子已经不同从前了,自从三王爷去世以后,几乎变得冷酷无情,太后也说不上话了,经常因为一些小事暴跳如雷,他决定的事情,没有人敢阻拦。

--------

佳佳在草地上跑的飞快,弗陵步履蹒跚的跟在后面,几次都摔倒在了地上,刘仲天站在那里,不去扶也不去哄,弗陵只能自己爬起来,继续坚持着往前走。

蔚七七躺在一边的凉椅里,打着小花伞,翘着脚丫,开心的看着父子三人,好不惬意快乐啊,她的生活已经很现代了,只不过穿着上过不了刘仲天那一关,例如大短裤、吊带、超短裙,露一点肉,都会让这个家伙大发雷霆,总是将她的怪异装扮一通的数落,真是个古板的大男人。

不过生活上还好,自行车,滑板车,自动花车,成了取代马匹的绝好工具,房间的装饰比较现代,明亮干净。

不过在小孩子的教育上,七七总是很前卫,刘仲天有些很看不惯,甚至写字也出了问题,同一个字在两个人的手上,出现了不同的写法,矛盾一旦升级,刘仲天坚持这里是大汉,他是王爷,必须听他的。

七七也知道刘仲天是对的,不能将孩子教育成大汉的另类,将来怎么和大汉人相容啊,可是她还是很别扭,时间久了,也就放弃了,谁叫她嫁给了专横的三王爷呢!

蔚七七懒洋洋的爬了起来,感到异常的厌倦,理容苑最近的生意太火了,她都忙的晕头转向了,需要回去休息一下。

七七回到了房间打了个大哈欠,倒头刚要睡,刘仲天推门走了进来,似乎精神很不错。

“七七,怎么又要睡了,不看看我教弗陵射箭吗?”

“你一定是疯了,弗陵还那么小,路都走不好呢1七七不再理她,趴在床上,昏昏欲睡起来。

刘仲天将她抱了起来,奇怪的看着蔚七七“你不会是……”

“什么?”七七看向了刘仲天的脸,那表情,她马上明白了,怎么可能“喂,你以为我是生孩子的机器吗?我只是有点累,还有啊,你以后不准碰我1

“你还敢威胁我?”刘仲天戏虐的笑了起来,伸手冲着七七的面颊捏来。

蔚七七哪里肯让他再得逞,若真是有了,还要遭十个月罪,她玉手一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刘仲天的面颊打去,刘仲天手一扬,抓住了七七的手,这个女人,估计一辈子也驯服不了。

七七手束缚住了,哪里肯罢休,飞起一脚向刘仲天的肚子踢去“好久没有较量了,刘仲天,别以为我打不过你啊1

刘仲天真是无奈了,每次蔚七七不示弱,都要和他争斗,却每次都被制住,看她一副不服气的样子,除了容貌娇美之外,看不住一点女人味儿。

“好了,别闹了,伤到了你就不好了1刘仲天抓住了七七脚腕,轻轻一推,蔚七七就摔倒了床里,倒了下去。

蔚七七正要发作,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十分的急促,七七慌忙坐了起来,刘仲天走过去打开了房门,一个丫鬟神色慌张的站在了门口。

“不好了,府外来一群人,围住了府邸,还……抓了小少爷1

蔚七七飞快的从床上跳了下来“什么人?这么大胆1

“说是叫蔚七七出去见他1丫鬟低下了头。

蔚七七没有时间思考了,她飞快的向大门走去,刘仲天似乎比蔚七七要镇定了许多,他想拉住蔚七七,七七却早已经跑的不见了踪影。

为什么有人点名要找蔚七七,刘仲天握紧了拳头,他警觉的摘下了墙上的佩剑,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动过它了,看来今天要用上了,随后赶了出去。

大汉天子骑在马背上,站在了西域这个豪华的府邸前,身后是保护皇上的重兵,小于子则站在了皇上的身边,怀里抱着七七的儿子,刘弗陵。

大汉天子感觉手心里都在冒汗,不知道这个和七七很像的女人到底是不是她,如果不是她,真是要彻底的失望了。

然而府门一开,一个二十出头的小妇人走了出来,长长的黑丝随意的系在了身后,一袭淡黄的锦衣,身材纤细婀娜,肌肤细腻白皙,那眼睛除了焦急,还有一丝妩媚妖娆,这不是蔚七七还能是谁?

大汉天子感觉眼睛都湿润了,蔚七七,整整六年了,她居然宁可到这种荒凉的西域,做一个普通的百姓,也不愿意留在皇宫,享受荣华富贵,岁月没有改变她的容貌和气质,她仍然牵动着他的心,让他受到诱惑。

蔚七七此时也发现了大汉天子,顿时面无血色,怎么可能?那不是……她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刘仲天,此时不管发生什么事,也不能让这两个人相见!

蔚七七飞快的掩上了大门,并从外面插上了门栓,只要刘仲天和孩子没有危险,就是让她死在皇上面前,也无所谓。

“蔚七七,朕又看到你了……”皇上强忍着没有从马背上跳下来,奔过去,而是威严的看着蔚七七“难道你不知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吗?你又躲避得了朕到什么时候?”

小于子抱着弗陵,不断哄逗着他,弗陵还小,不知道什么是危险,时不时的发出了咯咯的笑声。

大汉天子目光移到了弗陵的身上,然后有转向了蔚七七“这是你的孩儿?”

“是,请皇上放了弗陵1

“弗陵?真是个好名字,你在西域结婚了?夫婿是谁,朕可以给他所有想要的东西,朕却只要他的一样东西,就是你1皇上还是那么执着,眼睛紧紧的盯着蔚七七,真是魅惑的女人,走到哪里,都可以找到依靠,虽然迟了六年,不过美人依旧让人倾心仰慕。

“皇上,七七当年没有进宫,宁愿假死来到西域,就是不愿意跟随皇上,所以今日皇上来到西域也无法逼迫蔚七七,七七知道死罪难免,只请求皇上放了弗陵和这府中所有的人,蔚七七可以马上死在皇上的面前,以解皇上的羞辱1

蔚七七明眸善睐,眼含流光,那楚楚动人的摸样,让大汉天子怎么舍得让她以死谢罪呢?

“朕可以放了弗陵,也可以放过你府邸的所有人,但是你……必须跟朕回长安1皇上看了一眼小于子怀中的孩子,伸出手,一把抓了过来“如果你不答应,朕就……”

皇上只是想假意吓唬一下蔚七七,他刚抬起手,小弗陵的小脸突然露出了笑容,样子十分的像一个人,皇上不知是被那脸蛋的笑容迷惑了,还是觉得这个孩子有种独特的气质,目光顿时滞留在了孩子的小脸上,手也放了下来。

蔚七七吓的面色苍白“不要,皇上,请放了弗陵,七七随你回长安1

皇上目光移到了七七面颊上,那个女人满脸的不情愿,就和当初被迫关在将军府一样,为什么她就不能给皇上一个真诚的笑容呢,也罢,即使留不住她的心,留住她的人,也能了了皇上多年的心愿,皇上一挥手“带蔚七七走1

“是1几个禁军护卫抬过了轿子,放在了七七的面前,只等着蔚七七上轿了。

府邸的大门发出了沉闷的声音,接着一声巨响,门被震碎了,刘仲天赫然的出现在了大门前,他紧锁眉头,大步的走到了蔚七七身前,轻轻一拉,将她拉到了自己的身后,然后冷眼的看向了大汉天子。

“带走蔚七七,皇上就要再杀刘仲天一次1

“刘仲天?”皇上以为自己看错了,他揉了一下眼睛,将小弗陵赶紧交给了小于子,飞身下了马,疾步的走到了刘仲天的面前。

“这……你们在搞什么名堂,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的愚弄朕,你不是死了吗?”皇上一把抓住了刘仲天的衣领,表情复杂的看着他,怎么会这样?明明见到了尸体,难道也是吃了不死药吗?还是那个尸体根本就不是刘仲天?

“皇上当年和太后下旨要杀刘仲天,到今日刘仲天也觉得十分伤心,对你这个大汉的天子异常的失望,只想和心爱的女人躲避在西域过平民百姓的生活,你,已经得到了你所有想要的东西,遗诏,皇位,权利,你还想从刘仲天这里夺走什么?”

刘仲天气恼的上前了一步,皇上慌忙畏惧的后退了一步“蔚七七,你休想带走,弗陵是仲天的儿子,也必须放了,要杀,就杀刘仲天一个人1

“不行,要杀,就杀蔚七七1七七闪了出来“自从七七被赐婚三王爷,事情就变得越来越糟,一切都是因为七七一个人,若王爷不是为了七七,今日还可以是大汉风光的三王爷,也不必为了七七背井离乡,蔚七七本来就是不该在大汉出现的人。”

刘仲天抓住了七七的手腕,搂住了她的腰身“别胡说,有刘仲天在,谁也休想动你1

“仲天1蔚七七扑进了刘仲天的怀中,眼泪不觉得流了下来“七七真的希望能陪着王爷终老,可惜……命运就是弄人,如果七七死了,是不是一切纷争就都没有了1

七七的手握住了刘仲天腰间的佩剑,飞快的抽了出来,放在了自己的脖子上“仲天,七七不想入宫,更不想让你为了七七送命,如果有缘就等来生了1

皇上顿时大惊失色“不要,救她,刘仲天,快……快1

刘仲天不等七七手上用力,立刻点了她的穴道,七七无力的瘫软了下来,倒在了刘仲天的怀中,佩剑也当啷一声掉在了地上。

皇上额头上都是汗水,他不敢再走上前,内心十分矛盾,皇上不希望蔚七七再度死去,却又对她留恋万分,面前的刘仲天和蔚七七真的是让人羡煞的一对,也许他一辈子也不可能有那种感觉了,上天对他真是不公埃

皇上捡起了地上的佩剑,表情变得冰冷了起来,剑光一闪,奔着刘仲天的喉间刺来,蔚七七被点了穴道,无力阻止,痛苦的闭上了眼睛,泪水断线般的流了下来,这就是宿命,她和三王爷一段感情的宿命。

皇上剑尖儿一偏,利剑刺在了刘仲天的肩头,顿时入骨三分,鲜血直流,皇上猛的拔下了佩剑,愤怒的扔在了地上,转身抓住了马鞍,跳了上去,眼睛木然的看着刘仲天和蔚七七。

“刘仲天已经被朕就地处死,这个女人不是朕要找的蔚七七1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