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说

繁体版 简体版
耽美小说 > 天降鬼才 > 第3195章 二流武者?

第3195章 二流武者?

华芙朵在面对华禹孟和裘志平的恶意时,她心中已经没有过往的恨意,有的……就是她面对恶意时,一视同仁的戾气与杀意!

世俗情感对于华芙朵,皆为一无是处的东西,唯有周兴云的注视,能挑动她敏感的心绪。

把话说回来,华禹孟临危救助裘志平后,反手一剑便刺向华芙朵脸颊。

华禹孟出手很毒辣,他虽然不会在军演上杀了华芙朵,但你我切磋‘刀剑无眼’,锋芒要是刮花华芙朵的脸蛋,真的在所难免。

华禹孟心底认为,周兴云溺爱华芙朵,无非是因为华芙朵生得好看,如果她被毁容,周兴云便不会再宠爱她。

到那个时候,华芙朵的心灵,肯定会支离破碎。

“你们罪该万死!”心思细腻的华芙朵,马上就察觉到华禹孟的意图。

如果换做以前,华芙朵大概不会在意对手意图刺伤自己脸蛋,比起一副皮囊,握剑的双手更加重要。

但是,今时今日的华芙朵,可容不得别人伤她分毫,因为她是他的朵儿,是完美无缺,是他喜欢的朵儿。

周兴云喜欢她的容貌,朵儿就会为他献上最美丽的笑颜。

周兴云喜欢她的身姿,朵儿就会为他献上最妙曼的胴体。

周兴云喜欢她的一切,朵儿便不容外人毁损她一根头发!

华芙朵怒意生狞,一剑寒光电掣,把攻向她的华禹孟和裘志平,连人带剑扫飞。

强大的剑气呼啸而出,逼近华芙朵的华禹孟和裘志平,宛如惊涛海啸下的小帆船,被华芙朵唰滴一剑横扫,削得人仰马翻滚地走。

华芙朵是二流武者?那是愚者们最后的顽固。

就这一剑横扫,华芙朵让众人明白,原来二流武者与古今强者之间,居然可以做到仅有一线之隔。

华芙朵的心脏异于常人,罕见的在胸部右边,所以按照正常人的方式修炼内力和运行功体,就如同往自家的水缸里丢金币,甭管投入多少,都不可能得到相应的回报。

不过,华芙朵日积月累的往自家水缸里疯狂砸钱,久而久之,水缸里的金币越积越多,就变成了一个存钱罐。

当周兴云教会华芙朵御气之道,让华芙朵知道自己并非练武绝脉,而是心脏部位与常人不同,运行功体时只需左右对调,就能把她体内的真气引入正轨,发挥出她应有的内力。

华芙朵在周兴云的教导下,慢慢摸索清楚自己的身体状况,如今她已完全掌控体内的真气。

华芙朵一旦将逆行的功体正向运作,体内浩瀚无穷的内力,即可勃然而发。

此时华芙朵就像一个负重锻炼的运动员,突然将身上的负重统统卸下,发挥出她原本该有的战力。

华芙朵本来就是一个天才,她刻苦努力的负重修行二十年,这一下解除身体禁锢,其内功修为较之六凡尊人,都有过之而无不及。

周兴云陪华芙朵练功,他甚至觉得,普天之下恐怕只有古今六绝之一的气宗师,内力存量要比她强。

而且这只是周兴云的猜测,因为他没有和天龙女切磋过,并不晓得天龙女的内功有多深厚,只能大体推测,华芙朵的内功或许只比她差。

至于古今六绝的另外五位,周兴云觉得他们的内力,都比不过华芙朵。

只不过,华芙朵的内力虽然很强,但她有个缺点,就是她的身体,无法承受那般浩瀚的内力。

江湖协会讨伐水仙阁,华芙朵和无极上人一战,便暴露了她的缺点。

华芙朵可以将逆行的功体正向运作,从而爆发惊世骇俗的战力,但她的身体未经锻炼,无法适应这股强大的真气,最终导致她不能长时间维持运行。

这就是华芙朵平日维持‘二流武者’形态的原因,不单止能持续负重修行,还能循序渐进,适应体内的庞然真气。

周兴云经常陪华芙朵打坐运功,他很了解华芙朵状况,不出意外的话,只需两年时间,华芙朵就能完全掌控体内的真气。

今时今日的华芙朵,就已经能与古今六绝匹敌,周兴云真不敢想象两年之后,华芙朵完全适应体内庞大的真气后,会变强到何种程度。

哎,自己收了个天才做弟子,真就放养也能出师。

把话说回来,此时华芙朵虽然适应不了体内浩瀚如天的内力,但她可以时不时的启动开关,爆发奋力一击。

就好比拳击手在关键时刻打出重拳一样,华芙朵做不到连环重拳,可她隔一秒出一拳,则完全没有问题。

只要对手不是古今强者,华芙朵就不需要超载运功。

超载运功后身体不适,会引发高烧倒是其次,华芙朵就怕周兴云端着苦口良药逼她喝。

华芙朵御气而发一剑横扫,剑气就像湖面荡起的波澜,唰滴呼啸而出。

距离华芙朵很近的华禹孟和裘志平,无不被其刚猛的剑劲掀飞,像是被巨浪拱着漂的浮板,直接跌出几十米。

位于华禹孟和裘志平后方的人,也惨遭剑劲波及,无不稀里哗啦的人仰马翻。镇北骑的小伙伴也不例外……

华芙朵眼里只有周兴云,已不是一天两天的问题,她可懒得管镇北骑的人,只要没啥事就不碍事。至于敌对方,死人也不是事。

华禹孟和裘志平不敌华芙朵,双双扑街滚地,他俩冠帽被掀飞,衣袍被刮破,披头散发很狼狈,就连手中的剑都脱落了。

周兴云目睹华禹孟和裘志平,地上打滚几圈即弹射起身,并还咬牙切齿的怒瞪华芙朵,仿佛觉得自己蒙羞了。

知足吧!周兴云只想对他俩说,华芙朵没杀你们就该感恩戴德了!

周兴云由衷感到庆幸,华芙朵有好好听话,没有干出令他焦头烂额的事。

刚才华芙朵那一剑横扫,没把真气压缩成线,以至于气劲溃散,只能把人冲飞。要不然,剑气压缩成一缕锋芒,华禹孟不好说,裘志平肯定被斩成两截。

周兴云正在庆幸华芙朵有好好地手下留情时,叫他惊出一身冷汗的事发生了。

华芙朵不再乖乖地待在他身后,嗖地一跃冲了出去,乘胜追击落在华禹孟身前,长剑朝着他耳朵削去。

周兴云见状大惊失色,自家美女徒弟明摆着要割了华禹孟的耳朵!

「(祝福所有书友新年快乐,以及感谢:亞瑟可可、书友62341224、如虫一、小晓月呀、不认识瓶邪、十几个567等,近期捧场和投票的朋友。谢谢各位书友一直以来的支持。)」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