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说

繁体版 简体版
耽美小说 > [综]风声鹤唳 > 第48章 chapter48

第48章 chapter48

椿:“啊呀,小风斗还真是暖呀,之前在隔壁海岛上拍戏,昨晚明明可以跟着剧组回东京,却非要转道来这里,是不是有什么企图呀?”

风斗:“你这个垃圾声优能不能别整天阴谋论?你以为我和你一样?你以为是我愿意来这里?我回家了谁帮我做饭?真搞笑!”

椿:“啊嘞嘞,恼羞成怒了!”

风斗:“……切!朝日奈椿你幼不幼稚!你真的确定是二十六岁、而不是六岁?!”

椿:“小风斗说不过就别拿别人短处说事,ok?要知道就算年轻,有些事也不定轻易能做到哦——”

风斗:“朝、日、奈、椿!你怎么就知道年轻就不行呢?小心年纪大了,有心无力,想做也做不到。”

众:“……”

话题真是越来越没节操,眼看着就要朝r18的方向发展,雅臣赶忙捂住弥的耳朵,梓重重敲了椿一把,要立马把风斗拉开以防两人打起来,其他人乐呵呵地看好戏。

就在其他兄弟玩闹的时候,第一份肉串终于完成。

清河拿出餐盘摆在烧烤架一边,绘麻帮着将烤好的肉串挑拣出来放在餐盘里,而右京负责接着烤蔬菜。

清河和绘麻两人合作餐盘端上餐桌,已经饿疯了的朝日奈家的男人们,见了肉就跟狼似的,一把就扑了上去。

清河眼疾手快地把餐盘往后一拉,堪堪躲过“狼爪”的摧残。

清河:“肉串分量不够,要分配着吃。”

绘麻:“附议。”

话落,一群饿狼们就开始嚎叫起来。

弥:“小清河,我好饿好饿,可以开吃了吗?”

椿:“楼上加一加一加一!!!小妹小妹——饿了好久啦,快让我吃好不好?”

梓:“虽然不想承认,但确实很饿了。”

琉生:“小河不做下来一起吃吗?女孩子千万不能饿肚子哦。”

昴:“咳咳,绘麻也一起来吧。”

侑介:“啊……看起来好少,这么多人一分,还能吃到多少啊。”

风斗:“哼,只要你不吃,每个人立马就会多出很多。”

侑介:“风斗你!!!”

要:“小妹,快分吧。不然再等下去,估计大家要打起来了。”

枣:“赞同。”

雅臣:“好了,好了,大家别吵了。相信小河一定会公平的。”

绕了一圈,最终还是回到清河身上,清河正色:“说完了?”

众:“……完了。”

清河点点头,端着餐盘挨个往每个兄弟的碗里放下肉串。

轮到椿时,放下五串,椿立马委屈地眼泪说来就来:“小妹——”

清河恨恨地往他脚上一踩,椿立马没声了。

如此几次后,总算把这群男人们的胃喂了个半饱。

右京一直在忙没有抽出空来吃过一点点食物,见其他兄弟吃得差不多了,放了几串鸡翅鸡腿在烤架上——只要有人没吃饱,对不起了,这次自己烤。

他总算抽身出来吃东西。

清河忙把之前烤好的肉串给他递了几串过去。

几个兄弟还在为半饱的肚子奋斗,例如椿和侑介。

椿:“嘿嘿嘿,小侑介啊,作为弟弟是不是应该懂得适时要孝敬哥哥一把啊?啊——没别的意思,我觉得你烤的这个鸡腿就蛮不错的,哥哥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哈。”

侑介:“椿哥!!!你怎么又来抢我的鸡腿!!!”

另一边,有几个兄弟搬出了果啤推杯换盏——考虑到还有未成年,右京原本严禁酒精,但是考虑到成年组人数太多,勉为其难地答应可以喝果啤。

要勾着枣的肩膀,和他推心置腹:“小枣最近真是越来越少回家了,外面就那么好吗?一个人的单身公寓——还是男人的——有什么意思?”

枣很是无奈:“……要哥,兄弟之间,就不要说这些对施主用的言辞了。”

这是简直要被一群活宝笑死的清河:“……”

就在bbq的气氛推到高/潮时,不知道是谁大喊一声,说要玩“真心话大冒险”,众人正闲的无聊,于是一口答应。

游戏选择在手机上输入一个1至99之间的数值,猜对的人为“中奖者”,可以选择“真心话”或者“大冒险”。

首先出题者由猜拳决胜——枣。

枣在众人热切地目光注视下,不自然地咳了咳,飞快地在手机上输入一个数值,“我已经输入好了,你们谁先来?”

弥作为小孩子,对游戏最为热衷:“我先来我先来!嗯——选什么好呢?不如是‘18’吧。”

“小弥错,下一个。”

兴奋的椿紧接着加入了战局:“第二个我来!我猜‘8’!”

“椿错,下一个。”

要站了出来:“第三个我来——‘15’。”

枣如释重负般的道:“恭喜要哥。”

于是其他人如同磕了药一样兴奋得难以遏制,纷纷起哄:“‘真心话’!‘真心话’!”

要长叹一口气:“好吧,就‘真心话’。”他朝枣投去一眼:“看在兄弟的面子上,小枣不要为难我啊。”

枣好笑:“请问要哥,你到现在为止做过最丢脸的事是什么?”

“大概是上学时一次篮球集训,想耍帅投三分球结果没投进去。”

众人配合得发出了爆笑声。

有了第一轮,第二轮游戏明显热闹了许多。

第二轮“中奖者”是小恶魔风斗,他选择了“大冒险”——选择吃了他最不喜欢的食物。

到了第三轮,气氛简直热闹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

风斗出题后,座下的其余兄弟竟然没有一个人猜得出来。

没办法,只好除去猜了的数字再每个兄弟挨个轮一次。

到清河时,她随意猜了一个数字:“‘95’。”

原本藐视众生的风斗一下子沉默了下来,其他兄弟纷纷看着她,并且露出了“自求多福”的表情。

清河:“……反悔还来得及吗?”

风斗冷哼:“说出口就不能反悔了,不然规矩何在?”

“好吧。”对上小恶魔,她毫不犹豫地选择死亡,“我旬大冒险’。”

风斗闻言一愣,随即微微一笑。人畜无害的模样,清河差点以为他一秒内扭转了性格,然而事实终究只是想想而已——“那么,姐姐,请你选择做我认为最羞耻的事——抱着现场的某位兄弟吻他一下。”

清河:“……”

风斗悠悠闲闲地又补充道:“注意不能是脸哦。”

这个要求那就太过分了,雅臣皱眉想要劝阻,然而却迟了右京一步:“风斗你要注意适可而止!”

风斗才不怕他:“反正游戏嘛,干嘛当真。”

又朝清河嚣张地挑眉:“喂——有没有胆子?既然选择了,就别说不啊。”

琉生担忧地看过来,“小河……”

枣安慰道:“反正也是游戏,不玩也没有关系,不要管风斗的要求。”

梓对她笑得温柔:“风斗这回做得太过分了,小河你不要放在心上。”

“没关系。哪怕是游戏也要做到信守承诺。”清河对众人露出一个笑容,在众人担忧地眼神中,她缓缓地从椅子上站起来,然后抬腿走了出去。

抱着自己的兄弟亲吻——不能吻脸——想来想去,也只有双唇了吧!

众兄弟紧紧盯着少女从她的位子上离开,然后从她自己的位置开始,绕着圆桌走了一圈。

时间过去了整整三分钟。

她没有停下。

四分钟。

五分钟。

六分钟。

她还在绕圈。

风斗不由不耐烦地道:“姐、姐!就算这样耽误时间,也没有办法赖账哦。”

少女镇定自若地回答:“不急。”

八分钟过去了。

少女没有在哪个兄弟身后停下。

九分钟。

少女的步速开始慢了一些。

十分钟。

她终于停下来。

——居然是“出题人”风斗的身后!

全场哗然。

风斗也懵了。

他原本只是想接着这个游戏整她一下而已,哪想她吊了众人胃口那么久,最后“报应”到自己身上来了!

风斗的喉间不知为何突然有些干涩,他定定地看着自己身后笑得巧笑嫣然的少女,忽然觉得摸不透这个人的性子——她到底想做什么?因为察觉到了自己的心思,所以想等着自己开口阻止以达到报复回来的目的吗?

哼,偏不让你如意。

少女身上穿的裙子已经换了一条,现在的这条是无袖短裙,束腰设计勾勒出了她纤细的腰身,明黄的颜色也称得她肌肤越发白皙、晶莹剔透;而她垂落在肩膀上的墨发,配着她的那双桃花眼,在黑夜中为她平白增添了一股风韵——似妖而非妖。

风斗艰难地吞了吞口水:“你.....”

话一出口,他才发觉自己嗓音干哑,为了保全自己的颜面,风斗选择死撑:“即使你选了我,我也不会放弃这个要求的。”

清河启唇:“风斗君。”

风斗硬着头皮回道:“什么事?游戏已经过去十几分钟了,你还玩不玩了?”

清河忍不住轻笑起来。

其他兄弟也是着急地上火,以椿为首,要不是被梓压着,他差点都要跳起来暴打风斗了:“小妹!你别这样,选谁不好偏要选他?!这游戏不玩了不玩了!”

“风斗君,知道你的好意。但是……”清河见逗弄风斗逗弄得差不多了,偏着头微笑气来。

众人表示不明白少女的意思。

但是紧接着少女就给出了答案——

只见少女浅笑着走到绘麻身边,单膝跪地,环抱住绘麻的腰,并抬起她的右手,最后庄重地吻了上去。

众:“……”

侑介见状放声大笑:“哈哈哈哈,原来风斗你也有被女孩子欺负的一天!”

其他人紧跟着爆笑起来。

风斗起先还震惊万分,被嘲笑过后,脸色有红转白再变黑。他怒上心头,以如有实物般的眼光狠狠地盯着少女一分钟,可是少女从始至终都没有回头,她轻吻绘麻的姿势就真的像守护公主一样的骑士那样忠诚而坚不可摧。

就在其他兄弟嘲笑声越来越大的时候,风斗起身恨恨地踹开椅子,椅子“啪嗒”一声被踹飞几米,等其他兄弟从变故中回神,风斗早头也不回地走了。

游戏进行到这里,再也没有了玩下去的乐趣,氛围也早消失得一干二净。

雅臣看到少女最终出人意料地举动,除了惊讶于她的聪明,同时心里也像是有一块大石重重落下。他望着风斗怒气冲冲地背影,干笑着缓解尴尬的气氛:“好了好了,时间都不早了,大家回房去休息吧。明天一早就要回东京,要是休息不好,路上会很难受的。”

其他兄弟连忙答应,于是一个接一个地互相道别离开。

清河原本只是单纯地想捉弄风斗一下,哪想他那么生气。

熊孩子脾气大到让人头痛,她答应了右京不和他过多计较,可是人家压根不让她有机会和解——她无论做什么都有错,无论是什么事都能惹他生气。

清河默默叹气,看到其他兄弟纷纷起身离开,明白这是结束聚会了。聚会结束后往往只有右京收拾,但是这次工程量大,她得帮忙。

哪想她还没开口,右京仿佛知道她心声一样,以眼神示意她什么都不要多说。

右京终于有机会顺从自己的心意摸了摸她的头发:“你也忙了很久了。早点回去休息。……知道你想帮忙,但是有雅哥在,不需要那么人。”

清河又转而看向雅臣,雅臣朝她点点头,示意她放心。

清河一下子就明白了他们的意图,她应了声“好”,转身离开。

她回到别墅二楼时,二楼住的人不多,但是此时却寂静得让人心慌。

清河在风斗房门前停了下来,思考片刻,终于下定决心抬手敲门。

——无人回应。

清河不死心地又敲了敲。

还是无人回应。

第三次清河不再打算敲门了,少年气头上也不会给她开门。于是她选择在门外说话:“风斗,再不开门,我就就去京哥拿钥匙了。到时候与其是闹得大家都进你房间看笑话,还是让我一个人进你房间,怎样选择,在于你。”

话落,房间里还是寂静无声。

清河有耐心和他耗,所以并不急躁。

过了差不多十几分钟,房门终于被打开。

清河几乎是被用力拉扯着进屋的。少年用力太大,她一进屋就朝着地板跌了下去。

少年冷笑道:“你还有脸来找我。”

他俯下身,一把钳制住清河的下巴,口气嫌恶:“怎么了,你倒是说话啊,之前那么冷静自若,现在怎么不说话了?”

清河想挣脱开去,奈何少年用力太大,她只好无奈放弃。

风斗蹲下身来,和她平视。少女到了此时都还是分外平静,风斗怒极反笑,少女的下巴被他用力钳制,没一会就有了一道红印。

他“啧”了一声,没有放下手,却是色气的伸出一根手指按在她唇上。

少女的双唇唇形完美,且柔软而富有光泽。

他跻身娱乐圈比同龄人早熟得多,哪怕成人间的龌龊事他看得多了去,但是从不*。

可是……在她选择站在自己身后时,脑海中竟然叫嚣着,期待她的吻落下来。

可是哪想结果却是那样不给他面子!

清河淡淡地回应一句:“你先不义,我只是在保护我的权益而已。”

少年闻言越发生气。

“何况……”

清河铁了心要给这个熊孩子一个教训,她故意将双手搭在少年肩上,然后趁他不备,一把将他拉到自己面前。

她恶意地朝少年耳边吹了一口气:“风斗,有些事‘事不过三’,不属于姐弟之间该有的事,请适可而止。我可以接受你和我吵架斗嘴,但是请别拿那种事情开玩笑。”

话毕,她勾唇一笑:“知道伤了你面子——这样吧,换我来做我最羞耻的事怎样?这样足够让你消气了吧?”

不知道少年在想什么,清河见他不回应,权当他答应下来。

她深吸一口气,紧紧捏着少年的衣服,压着嗓子,贴着他的耳朵,用尽了力气从喉间发出声音:“喵——”

风斗像是触了电一样迅速将她甩开,尔后退开三步离她远远地。

“你、你干什么!”

清河从容不迫地撑着地面站起来。

风斗又后退一步。

清河站在他面前,微笑着安抚他:“除却旧仇,今天的事我们两清了。风斗,我身为姐姐理应让你宠你,并且不想和你吵架闹别捏。但你却视我如眼中钉,我不知道你心里怎么想的,如果你不想说,我也不逼你。我希望我们可以做姐弟,而不是仇人。”

风斗“切”了一声。

清河打开房门走出去,临走前留下最后一句话:“话已说完。晚安。”

******

七月八号早上九点十分,来接朝日奈一家子回东京的游艇按时泊岸。

清河上船后就躲在船舱里补眠,等她醒来已经是到了东京地界。

绘麻来喊她下船,清河迷迷糊糊地站起来,意识混沌中隐约觉得有人看在自己,但是回头去找视线的主人却又找不到。

清河只好按下心中困惑,提着行李箱跟着众兄弟下船。

下船后,众兄弟需要驱车会吉祥寺。除却驾驶员去停车场取车,清河和其他兄弟站在路边等待。

风斗三天假期过后又要去赶通告,因此一到东京就马不停蹄地离开了。

送走他后,清河等得无聊,偷偷拿出手机翻开。

这时忽然收到了一封邮件。

点开一看。

:光

to:清河

即将回日本,近来分外思念小河,盼会面。

清河看完后,眼前一黑。

——16.12.05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